北晚新視覺 > 人文 > 歷史

太平天國怎樣瓦解的?洪秀全為何愿認楊秀清當爹?有件事耐人尋味

2019-06-21 06:35 編輯:TF008 來源:北京晚報

1861年2月,時任大英帝國駐廣州領事外交官的巴夏禮,訪問了當時被稱作“天京”的南京城。他眼前的城市荒涼、破敗,沒有任何商業,籠罩在令人窒息的氣氛中。一年后,清軍就將兵臨城下,太平天國的輝煌一去不復返。南京城的破敗不光與太平天國的政策、烏托邦式的構想有關系,五年前那場“天京事變”更是讓這座繁華的古都支離破碎。

作者 徐亞軍


? ? 《天國之癢》? ? 李潔非 著 人民文學出版社

近日出版的《天國之癢》一書中,作家李潔非對“天京事變”這一歷史重大事件,圍繞文化、制度、心理等各個面向層層深入探討,力求還原太平天國的始末,及十九世紀背景下中外世界的真實情境。李潔非將這場紛爭的主角洪秀全和楊秀清拉回紫荊山最初相遇時,從起事之初兩人交流中那些不尋常的細節中尋找端倪。

? ? “天父下凡”

太平天國初期的大事件就是紫荊山根據地的建立。洪秀全的戰友馮云山深入廣西深山中,以教書先生的身份與最底層的勞動者接觸,傳播洪秀全的思想,發展“拜上帝教”的勢力。楊秀清是那種最底層的勞動者,干著最苦最累的活兒,毫無尊嚴地維持生活。無數楊秀清這樣的人成為了拜上帝教最初的信眾。

馮云山因鄉民告發被捕,為此洪秀全離開紫荊山回廣州省城運作施救。當洪、馮都離開后,紫荊山的教眾群龍無首,內部出現很大問題。《天國之癢》中,作者經過考察,“天父下凡”這種伎倆并不是楊秀清首創,那時兩廣的鬼神觀念極重,各種巫術橫行,神怪附體遠要比其他方法管用。為了爭權奪利,每個人都聲稱自己是“天父下凡”。

楊秀清之所以能成為“天父”,主要在洪秀全的認可。洪秀全為什么愿意認楊秀清當爹?李潔非給出了三點猜想:第一,楊秀清等人的做法在當地十分普遍,禁止不可能,反對也不實際,處理不當還容易出亂子,不如認定某人為天父,而杜絕其他此類事件的發生;第二,洪秀全此時對基督教僅知皮毛,并未意識到上帝附于人體是大忌;第三,他對楊秀清詭稱“天父下凡”,另有所悟,從中發覺了有益傳教、聚眾的重大利用價值。其中最重要的還要數最后一條,“拜上帝”本身就是洋人的東西,和中華文化有隔膜,肯定有水土不服之處。

封建時期,異象與鬼神總能左右個人甚至國家的命運,不管是流民起事魚腹藏書,還是帝王出生天降異彩,多少沾點迷信色彩。洪秀全意識到,一定要結合中國本土的實際情況才能壯大發展。洪秀全通過認定楊秀清“天父下凡”而迅速和他結盟,楊秀清也借“天父下凡”傳達洪秀全的思想并確定洪秀全天命所屬的地位。之后,自幼和楊秀清相熟的蕭朝貴自稱“天兄耶穌下凡”也被洪秀全承認了。楊、蕭二人通過“天父”“天兄”分享了洪秀全的權力,在利益驅動下,洪秀全組成了“天王小家庭”。

? ? 東進路上

《天國之癢》中記載了一件耐人尋味的事。金田起義有詳細的起義計劃和嚴密的保密措施,經過分析,這次起義的總工程師應該是馮云山,作為教內文化水平最高,又是洪秀全起家時最早的跟隨者,馮云山無疑是洪秀全最為倚重的人。然而在起義前期籌備中楊秀清突然生病,這可能是洪秀全授意,借“天父下凡”給予教眾造反的信心。

但楊秀清卻在這場表演中夾藏了私貨。楊秀清四月發病,拖到十月病才退,在這期間楊、蕭二人積極地對洪秀全施壓,表達了他們的怨念與不滿。楊、蕭二人借著天父、天兄的伎倆籠絡了很多本地人結為勢力,欲做洪秀全的嫡系勢力,加上佯裝天父、天兄的手段正是洪秀全現在最需要的,想起事只得答應。

洪秀全的郁悶不難想象。洪秀全本是讀書人,自然和同是文化人的馮云山有的聊,而當遇上楊秀清后就有點秀才遇上兵的感覺了,心中厭惡,卻不得不依靠他。在正式起義前,拜上帝教的上層權力就此發生了改變,楊秀清由第三位上升到第二位,而馮云山則從第二位降至第四位。洪秀全此時也將依賴的重心偏向了楊、蕭二人,隨后,永安建制更是確立了楊秀清的地位,分封諸王,其中東王封給楊秀清,而東王并非與西、南、北、翼各王平行,是更高的王,其余各王均為其部署,被信眾稱為“九千歲”。

馮云山的死讓洪秀全早早了沒了靠山,他不得不依賴楊這派。畢竟楊蕭等人既是他“小家庭”成員,又是戰斗主力軍。李潔非在“人物榷論”部分寫道,洪秀全難以從他身上找到英雄、杰出歷史人物的影子。“洪秀全才遜楊秀清,學愧馮云山,識不敵洪人玕,德不配石達開、李秀成,若論英氣與豪氣,陳玉成也能甩他十條街。”這樣的一個人卻被時勢推上了領袖的位置,可想他的焦慮與被壓抑的自我。攻打長沙時,蕭朝貴因冒進中彈身亡,這時“天王”“東王”之間沒了“南王”“西王”做緩沖,兩人因觀念不同產生的間隙也逐漸加深。

? ? 分歧凸顯

在文化方面,太平天國的狹隘政策讓天下士人所不齒,并激起對抗。太平天國一路焚書毀寺摧殘古跡,大量歷史遺跡被毀,大量珍貴書籍被焚。太平軍搜到的書一擔一擔地被扔到糞坑里,坑滿了就用火燒,燒不完的就用水澆,總之必須要毀之殆盡,凡與書籍有關之人都要殺。江浙一帶的知識分子悲痛嘆“我恐焚書坑儒之后,未有如此之大劫也”。太平天國組織了自秦始皇以來第二次有組織、大規模的毀書事件。秦始皇燒書是為了集權專政,而太平天國燒書則僅僅出于洪秀全的私憤——早年他因科舉屢次落第而積恨在心。

目不識丁的楊秀清對此卻是另一種態度。在武昌城焚書毀寺之時,他卻賜武昌學府“天朝圣宮”的匾額,三叩九拜。楊秀清雖然文化程度低,但在個人成長中越來越意識到知識的重要性,以及政權牢固靠的還是儒家那套忠君愛國的思想。楊秀清越發感受到中華傳統文化的魅力,產生了崇拜之情。這一行為一來可以樹立他在士人中的政治形象,增加聲望;二來也讓洪秀全看看,天王所規定的“非孔”的態度,東王是可以漠視的,天王并非擁有絕對權威,至少東王不奉。

寫太平天國的書籍多會講定都方面洪楊的分歧,但《天國之癢》通過相關資料印證此事根源主要來源于《李秀成親供手跡》,而當時的李秀成級別太低根本無法得知上層情況,很可能是他在軍中打聽到的消息和北伐一事混淆了。其他說法皆出自野史,可信度不高。楊秀清只需要舉朱元璋的例子洪秀全便可欣然答應,畢竟洪總自比劉邦、朱元璋,而朱元璋正是以南京為基業攻取四方的。作者對于一些坊間因史料分析不周詳而傳出的流言,在虛實之間做出了選擇。

“天京事變”一年前,楊秀清發布命令,按照官階等級,將領們可配娶相應數量的妻妾,解除男女分營。這一政令深得軍心。此前,洪秀全對教徒施行嚴格的禁欲制度,實行男女分營,禁止男女接觸,違者斬首示眾。他號召信徒不留私欲私念,窮盡一切為天國奉獻。在永安期間為了鼓舞士氣,洪秀全許諾到了“小天堂”夫妻便可享人倫之樂,軍官可娶妻納妾。為此信徒們拼死搏斗有了今天這副局面,“小天堂”到了,政令卻遲遲未改,軍內老兄弟們開始有了非議。楊秀清了解到將士們的心聲,決定實行給配令。

男女分營是洪秀全立教之根本。這么一個根基性的問題,楊秀清說改就改了,一個招呼都沒跟洪秀全打,這把天王放在什么位置。雙方早已明著暗著較上了勁兒,南京城連百姓都能感覺到這種不安的氣氛。

? ? 最后一根稻草

南京被攻克至“天京事變”這三年間,楊秀清的個人威望達到了鼎盛。北伐,一路人馬打到天津城外,把清廷嚇得夠嗆;西征,石達開奪取了多座城池,穩固了西邊防線,逼得大清名將江忠源跳塘自盡;曾國藩苦練湘軍數載,一遇石達開,也被打得精良盡失。太平軍攻入南京后,向榮與琦善的兵馬在南京東郊孝陵衛和揚州附近集結,組成江南和江北大營,對太平天國構成巨大威脅。1856年2月,楊秀清親自指揮,調集石達開、秦日綱等幾路人馬,大破江南、江北大營,解除了這塊心病,可謂前景一片大好。在這之后,楊秀清請洪秀全來到東王府,直接逼宮“請求”封萬歲,洪秀全被打了個措手不及,只得被迫答應了楊秀清的請求。回宮便召與楊秀清有積怨的北王韋昌輝進京勤王,之后,便是眾人皆知的“天京事變”。

楊秀清是為了取洪秀全天王之位而代之嗎?李潔非認為不是。太平天國所有的理論根基都決定了只有洪秀全才是第一位,沒有洪秀全的正位,所有人都站不住。作為宗教政權,天國在理論層面的垮塌、信仰上的破滅無疑是滅頂之災,對楊秀清沒有好處。再者國家軍政大權都在楊秀清手上,他也沒有什么可爭的。

他逼封萬歲要的是什么?是名分,是話語權。在天國內部,官大一級壓死人,等級規則繁瑣嚴苛,北王與人說話時翼王都不能坐著,必須站著“恭聽”,在這樣的環境下,權力的重要性不言自明。楊秀清要的就是與天王平起平坐以及背后的話語權。對根本問題,楊秀清要改革、要以自己的真實身份來處理,而不是躲在“假天父”后面。他要對之前的“分營制度”、“尊儒還是滅儒”、“宗教為主還是國家為主”、“對洋人的態度”等制度進行根本改變。

諸多分歧中可以看出,洪秀全是個地地道道的理想主義者,而楊秀清恰恰是個現實主義者。建都南京后,“天父下凡”的次數越來越多,大到國家大事,小到天王家事,楊秀清都要一遍遍冒充天父,不斷切換身份下旨下詔。或許他早已厭煩這樣的表演。給配令事件讓他感到,如果把太平天國當做一個長久發展的政權,理念就需要改革需要顛覆,而改革則需要更大的權力。李潔非看來這很像古希臘城邦的“僭主政治”,君還是君,臣還是臣,只不過國家是由更為強力的貴族來對社會進行好的改革。然而中國從沒有過這種政治制度,有的只是曹操、霍光、多爾袞這類前車之鑒。

? ? 封建演義

楊秀清苦出身,看的都是社會現實之處,他已把太平天國當成一個政權來看,尋求機會改革,希望能實現傳統的朝代交替,讓政權取代清廷長久流傳下去。這是一種傳統的帝王思想,從他與天王在尊不尊儒方面的對抗就可以看出,楊秀清漸漸地發展為傳統儒家思想式的人物。洪秀全則久居后宮,政事不聞不問,充斥在上帝二兒子的夢想和一片大好的形勢下。他始終居人后逃避責任,先是躲在馮云山后面,之后又躲在楊秀清身后,在天京事變后,又召來自己兩個哥哥來主持朝政,而后又是自己的弟弟,始終做隱身皇帝。然而對于權力他又是極度渴求的,自楊秀清伏誅后,天王權威再也沒動搖過,一切權力被他牢牢抓在手里。

從書中能感覺到,在眾多細節中隱藏著洪秀全另外一副面孔。他知道北王與東王積怨很深,只把默許鏟除東王的信號釋放給北王,絕不留文字記錄,《三國演義》管這招叫“驅虎吞狼”。而手上兵力最多的翼王石達開卻絲毫不透露,虎吞完狼不走怎么辦,再找另一只虎,讓二虎相爭。石達開要不調兵回京勤王鏟除北王,要不來做和事佬來勸說北王,翼王的性格只能是做后者。結果是東王及其勢力亡,北王及其勢力亡,翼王帶走主力遠赴西征。當年天王加五王的政治結構徹底瓦解,假兄弟死的死走的走,換來了洪家真兄弟。權力集中到洪秀全一人身上,再沒有所謂的“天父下凡”,此時的洪秀全從未感覺到如此自在和放松。

太平天國用短短十四年,將中國封建政治的興衰起落全部演繹。在眾多的太平天國作品中,《天國之癢》是較為難得的作品,不以時間順序,而是把資料拆散了重組,從各個方面加以介紹和分析。作者以中立的角度對豐富的史料進行篩選,比如坊間喜歡聊的“定都之爭”“杖責天王”等事都進行了史料的正確梳理。而楊秀清常常被冠以野心家,也是一種一定時期的誤解。作者以史料為基礎大膽剖析人物的心理活動和深層想法,這對于人物及關系的理解有著非常多的幫助,為這段歷史提供了另一種可能性。

 

來源:北京晚報

相關閱讀

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一、凡本站中注明“來源: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,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,轉載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北晚新視覺網”,并附上原文鏈接。

二、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(作品)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,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。

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,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新視覺·新媒體

  •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
  •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
  • app北京晚報APP
  •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
  •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
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