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晚新視覺 > 人文 > 書鄉

魯迅被中國版畫界尊為“新興木刻之父” 體現出其卓絕的趣味

2019-06-21 15:35 編輯:TF008 來源:北京晚報

魯迅被中國版畫界尊為“新興木刻之父”。從1929年起,他利用自己的藏品編印了一系列有關版畫的出版物,這些書集中了當時歐亞版畫界具有代表性的作品,涉及木刻、石版畫等多個門類,形式豐富,風格多元,具有高超的藝術水準和審美價值,也體現出魯迅本人卓絕的趣味,如陳丹青所說,“魯迅的視野與當時歐洲的實驗藝術,幾乎是同步的。”他編印的這些畫冊滋養了國內一大批藝術工作者,影響至今。為了紀念魯迅所做的開創性工作,北京魯迅博物館編輯了《魯迅編印版畫全集》,今年4月由譯林出版社出版。

作者 楊雅婷


從選題立項到印制成書,這套書歷經了五年的時光。市面上以魯迅編印版畫為主題的作品集已有數種,為何還要耗時耗力出版這樣一套書呢?原因主要有兩個。其一,是還原魯迅原初的編印思路,借助收編的畫冊品種來厘清“魯迅編印版畫”的概念范疇。以往各種魯迅編印畫集所收的作品較為零散,并沒有“全集”的說法。其實魯迅編印和參與編輯的美術作品多達十幾種,此次出版的畫集若收錄他出過和編成未出的所有版畫集,將會是一份珍貴的資料匯編,有益于讀者深入了解這批對中國原創版畫意義非凡的作品。編者認為,魯迅編印的作品集中可稱為“版畫”的,是擁有創作主體意識的版畫家“放刀直干”的藝術版畫,包括德、英、蘇、中等國的現代藝術家的作品;而他與鄭振鐸合編的《北平箋譜》《十竹齋箋譜》是實用性的傳統木刻作品集,不在藝術版畫之列。明確這個范疇后,我們框定了這套書所收的十四種畫集(計十二冊)。其二,是兼顧畫集的收藏性與可讀性。以往的魯迅編印畫集多為小印量、高定價的收藏類書籍,定價動輒達數千元,令愛書者望而卻步。而這一部《魯迅編印版畫全集》以雅致平裝本的形式出版,我們希望它能走進大眾視野,使普通讀者亦得以親近魯迅豐富的藝術世界。

《魯迅編印版畫全集》十二冊書厚薄不一,第一冊囊括了魯迅以朝花社名義編印的五本畫冊,第二冊將德國版畫家梅菲爾德和凱綏·珂勒惠支的三本畫冊合在一處,余下十冊則為單行的作品集,其中最厚的《蘇聯版畫集》近三百頁,最薄的《木刻紀程》僅六十余頁。從圖畫的性質來說,各書也不盡相同,多數作品是獨幅版畫,但也有無字連環木刻,還有書籍插畫、詩歌配圖等。此外,每冊書還包含叢書名頁、扉頁、魯迅小像、初版書影、初版扉頁、編選說明、目次、小引或序、后記、題解等。這些部件全面、立體地展現了魯迅扶植青年創作的情狀,然而圖書體例也因此變得異常復雜。

我在編稿時做的第一件事是確定每冊書的部件次序與編排方式,確保整套版畫集層次清晰、內容連貫。然后,根據魯迅博物館提供的影像材料及以往的版本來編輯文稿,為每幅作品提出修圖意見,使圖文盡量接近初版風貌。北京魯迅博物館常務副館長、魯迅研究專家黃喬生先生是這套書的主編,他撰寫了每冊書的題解,詳細說明魯迅編印畫冊的緣起、版畫家的生平、初版書的裝幀設計和印量等問題,為讀者提供了每本畫冊的背景資料。這些稿件言簡意深,字字千鈞,信息量極大,我結合魯迅日記等資料反復核對引文、事件與人物關系,適時提供了補充和修改意見。

這套書屬于藝術類書籍,在外觀上需要延續魯迅的美學精神、體現版畫藝術的特征,在功能上需要滿足黑白及部分彩色畫作的呈現效果,對裝幀設計的要求極高。正因如此,《魯迅編印版畫全集》的設計工作貫穿了整個出版過程,方案不斷地修改和調整。設計師張勝先生對魯迅的創作與收藏有著透徹的理解,他將初版書的精神融入整套書的設計當中,通過材質和肌理的反差來構建“被褐懷玉”的美學趣味。每冊書以樸素莊重的進口牛卡紙做封面,裱貼白色紙簽,書脊懸空裱布。環襯從西洋古董書中擇取五色斑斕的圖案,與書脊棉布的色彩呼應。封面、書脊布、環襯層層粘連,環環相扣,產生連綿不絕的視覺效果。內文選用100克純質紙印刷,以柔順的手感體現版畫趣味,避免了常規銅版紙畫冊的冰冷滯重。

圖書付印之際,為了實現設計師的意圖并降低書在運輸過程中的損耗,我們與責任印制、發行部門、紙商和印廠充分溝通,力求將每個細節做到極致。在測試整體裝幀效果時,責任印制董虎協調印廠打了三次樣,反復試驗之后,最終改進了兩處工藝:一是在牛卡上預先做了擊凹處理,確保紙簽在裱貼后與封面基本齊平;二是在書脊布原有的襯紙內又加裱一層白卡紙,使書脊光滑硬挺,不會留下書芯鎖線的痕跡。這些工藝毫不起眼,讀者將書拿在手中,未必體味得出,其實正是這種細微之處的努力,對于提升整套書的品相與耐久性起到了關鍵作用。最終,成書的品相超出了我們所有人的預期,魯迅博物館文物資料部主任劉思源先生看到實物后評論說,這套書是“近年來同類書中最到位的”。

編輯《魯迅編印版畫全集》,是對魯迅藝術世界的一次巡禮。召開新書發布會之前,我在魯迅博物館里凝望版畫集的各個初版本,泛黃的紙頁上,一幅幅熟悉的黑白木刻依然散發著冰冷而明亮的光彩,一如那個時代,一如魯迅其文。想到這些作品的生命又因新的版本而得以延續,略顯漫長的出書過程,似乎也有了全新的意義。(作者系《魯迅編印版畫全集》責編)

 

來源:北京晚報

相關閱讀

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一、凡本站中注明“來源: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,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,轉載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北晚新視覺網”,并附上原文鏈接。

二、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(作品)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,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。

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,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新視覺·新媒體

  •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
  •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
  • app北京晚報APP
  •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
  •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
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